中国原油期货“满月” 表现已超阿曼油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8-05-01 12:35来源:国际金融报社

  备受关注的中国INE原油期货已“满月”。


  2018年3月26日,INE原油期货正式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子公司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下称“上期能源”)挂牌交易。


  截至4月26日收盘,原油期货总成交量72.18万手(单边),成交金额3076.11亿元(单边);日均成交3.28万手(单边),日均成交金额139.82亿元(单边),日均持仓超6000手。


  东航期货研发部经理岳鹏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上市一个月以来,INE原油期货日均成交量为6.35万手(双边),与伦敦洲际交易所(ICE)的北海布伦特(BRENT)原油期货日均20万手的成交相比还是偏低,但已超过日均成交800万桶的迪拜商品交易所(DME)阿曼原油期货。”


  国际能源署石油工业与市场部门负责人Neil Atkinson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来看,中国原油期货非常成功。”


  影响已溢出


  在4月20日中国期货业协会主办的第十二届中国期货分析师暨场外衍生品论坛上,上期能源国际市场专家洪湘雅透露,目前中国原油期货开户数超过两万户。其中,将近三成是机构客户,七成左右是散户,机构客户参与度比较高。


  洪湘雅指出,原油期货夜盘交易量比较活跃,由此判断目前交易并不属于与现货市场挂钩或靠拢的交易属性,大概率属于套利,如跟纽约商业交易所(NYMEX)轻质低硫原油(WTI)原油期货的套利交易。


  芝商所日前宣布,其2018年第一季度全球日均交易量创下历史最高纪录,达470万份合约,同比增长38%。其中,亚太地区第一季度交易量创纪录增长尤为明显。


  4月27日,上海原油期货价格上涨。主力合约SC1809以444.2元/桶收盘,上涨4.8元,涨幅为1.09%。


  国泰君安期货原油研究总监王笑分析道:“从上市以来的价格走势来看,INE原油期货以深V走势来演绎行情变化。上市之初,INE原油期货价格受贸易环境恶化及未来需求萎缩担忧影响而一路走低,随后在全球需求走好和中东地缘政治局势紧张影响下价格逐步回升,目前已达上市以来高位。”


  “从价格走势可以明显看出INE原油期货价格与境外原油期货已形成了比较良好的互动和互补,在大量套保和套利交易参与的情况下,INE原油期货价格总体趋势与全球原油期货市场价格保持一致,全球的能源价格联动性增强。”王笑表示。


  王笑还指出,“不过,我们还观察到,虽然价格趋势一致,但INE原油期货的波动和幅度却略有不同,在国内税改、博鳌论坛及各类经济数据变化时,可以明显看到INE原油期货价格的活跃,这说明INE原油期货对中国或者亚太地区基本面变化的体现正逐渐显现,INE原油期货正在逐渐发挥其本身应有的价格发现及平复市场异常波动的作用。这也说明了INE价格既能与全球原油价格之间联动,又能够表达亚太地区基本面变化的独特属性。”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在月度报告中称,中国原油期货7个可交割品种的密度和含硫量均高于布伦特原油和WTI原油,这意味着中国原油期货对于该地区来说可能是“更加有用”的油价基准。


  投资者结构多元


  参与交易的投资者结构也是衡量期货品种是否健康的一个维度。


  上海期货交易所副总经理滕家伟在4月25日举行的国际能源署报告发布会上表示,来自境内外石油公司和石油贸易企业各类机构等投资者正踊跃入市。


  岳鹏指出:“上市以来,INE原油期货持仓量稳步攀升,这表明该品种正逐渐吸引合适的投资群体参与。根据统计数据,与国内其他品种相比,INE原油期货的机构参与度偏高。”


  国投安信期货国际部总经理李娅茜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参加INE原油期货交易的客户各种类型都有,包括境内外大型石油化工企业、大型贸易商、各类投资公司及个人客户等。产业客户以套期保值、境内外套利交易模式为主。”


  业内人士认为,投资者多元化有利于INE原油期货的发展。


  “这首先证明INE原油期货价格形成的有效性,INE原油期货价格是通过多个不同维度的参与者磨合出来的,这种价格的构成参考了市场各个方面对油价的预期及判断,使价格更贴近市场的变化;另一方面,丰富的参与者会进一步增加INE原油期货的交易活跃度和市场吸引力。”王笑说。


  值得关注的是,部分有先见之明的境内外大型石油企业已开始采用INE原油期货计价。


  3月26日,中国石化全资子公司中国国际石油化工联合有限责任公司与壳牌公司签署了原油供应长约,从2018年9月开始,壳牌供应联合石化的中东原油将以上海原油期货作为计价基准。这是INE原油期货上市后后,首笔以其计价的实货合约,将有效提高INE原油期货在亚洲石油现货市场的认可度。


  不过,银河期货原油事业部总经理叶念东认为,一个月时间还太短,放到一年时间来看,产业客户进入INE原油期货市场的空间还很大,如果产业客户进入多了,对INE原油期货交易会有很大帮助,对该工具认可的企业也会更多。


  基准之路漫长


  虽然INE原油期货“满月”表现令人惊艳,但不可否认,品种还很稚嫩。


  Neil Atkinson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INE原油期货还很年轻,是一个长期的项目,在它成为国际原油价格基准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和亚洲在国际原油市场上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所以INE原油期货合约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目前市场普遍关注的结售汇问题,流程已很通畅,但INE原油期货的交割流程还未受到市场检验。


  叶念东就强调,境外投资者主体多为石油企业和石油贸易公司,更看重实物交割环节,交割品品质规格要求、现有规定和制度是否合适仍有待时间的检验,所有一切都要看9月份第一次原油期货交割能否顺利完成。


  除交割问题外,INE原油期货持仓结构也有待改善。


  岳鹏指出,国内期货首行主力合约(持仓占总持仓1/10)的持仓占比达96%(4月26日的最新数据),如此持仓结构,不利于大规模开展套保操作,也不利于套保头寸在多个合约上同时配置。从成熟市场来看,布伦特原油期货除首行主力合约外,其他合约上的持仓也足够大。国泰君安期货称,或许不用过分担忧。


  王笑表示,从INE原油期货上市一个月的流动性来看,成交和持仓量保持稳步上升状态,虽然跟WTI原油期货和布伦特原油期货相比有不小差距,但目前态势是上行的,“我们对未来成交量和市场流动性充满信心”。


  “随着流动性更为充沛,持仓结构问题或能改善。”岳鹏也表示乐观。


  此外,叶念东还提醒,目前境外投资者参与INE原油期货的量还较少,监管能够覆盖到位。但如果今后体量不断增大,监管也要根据实际情况适时调整。


  记者了解到,上期能源已完成了在中国香港地区的注册,取得了ATS资质,这为境外交易者和境外经纪机构直接参与原油期货交易提供了合法便捷的渠道,新加坡注册工作也在积极推进中。随着原油期货的稳步发展,预计境外投资者参与的数量和程度会逐渐增加。

保护投资者利益是中国证监会工作的重中之重!
期货交易采取保证金交易方式,具有杠杆性风险,可能发生巨额损失,损失的总额可能超过您存放在期货公司的全部初始保证金以
及追加保证金。您应当充分理解并遵循“买卖自负”的金融市场原则,充分认识期货交易风险,自行承担交易结果。
CopyRight ©2017 期货操盘宝 版权所有
关注公众号
工作日09:00-22:00
咨询热线:18814369363
QQ/微信:823607882